瑾姑娘

温钢厨/高中狗/家有猫狗/社交障碍/利艾利党/米优米党/三分钟热度/摄影控/日常哲学/攻受不分

一些很好的东西(收集、记录、存档、回味)

萌的就是细节:

删除线内字句是我个人的补充或心得。字体的变化是我个人进行的标记。


(2)社会新闻。火锅店破滚烫事件。来自微博的有时右逝。有条有理爽快犀利接地气,绝赞。若不在贬义时用婊字则完美无缺。

小学时,我被高年级的人打过。受到欺负之后,哭着跑着去告诉老师。
老师当时问了我人生第一个哲学问题:
“他为什么不打别人,只打你?”
“操场上那么多人,别人为什么不招惹他?”
“你就没有不对的地方吗?”
说实话,到现在我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受到欺负。原因简单的出奇:因为当时我的个子矮。
--------------
上大学时的同学,她来学校的报道的时候,丢了背包,里面有钱和手机,焦急的在广场找。
旁边的人说:
“别找了,被偷了。不知道火车站小偷多啊?”
“丢了多少?哎哟……带这么多钱,不是找人家偷你吗?”
“小姑娘以后长点心吧,火车站这么多人,为什么不偷别人就偷你?”

包里是同学的生活费,家里是农村,汇款不方便,就让同学带了现金过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工作后,和身边的D同事关系交好。D同事为人和善,很好相处。但是,D同事却被某个小领导穿小鞋,各种刁难。
身边的其他同事都说:
“为什么只给D同事穿小鞋?”
“组里这么多人,为什么只针对他?”
“D同事肯定有得罪人家的地方。”
离职之后,事情也得以昭示天下。原因就是,D同事是Z领导提拔起来的,而却没有推荐小领导晋升。但是Z领导在公司德高望重,小领导并不能做什么,只好针对D同事来泄愤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A朋友之前租房子的时候,房东突然来找A朋友,说让A搬走,然而距离租期到期还有半年多。
A觉得这违反了合同,应该赔偿双倍押金。
中介被找了过来,房东说了很多这个那个,表示人必须搬走,押金也不退。
中介就和A说:
“之前租房子房东也没这么多事,你来了才这样。”
“肯定是你这边也有问题啦。”
“双方各退一步,押金就算了。”
A只得搬来我这里暂住。后来回去找房子的时候,发现房东的房子是打算卖掉。
----------------
某个女孩去吃火锅要加汤,被服务员恶意从背后淋了高温汤水后拳打脚踢。
视频出来了,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表明女孩说了什么过分的话。
某些网友表示:
“那么多人不烫怎么就烫你?”
“一定是你态度不好惹急了人家。”
“服务员本来压力就大,你就不能反思一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吗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到底这些人为什么会变成被害者呢?
只是因为倒霉吗?
其实,也并不其然。
大多时候,坏蛋选择下手的目标对象,一定是选择某方面的弱者。
火车站的扒手,永远第一目标是单身而来的外地姑娘,而不会是三五成群的壮汉。
碰瓷的流氓,第一目标永远是一般私家车,而不会是豪车甚至公务车。
比如高年级的大个,会欺负低年级的矮子。
比如公司的领导,会欺负公司的小职员。
比如占据租方市场的房东,会欺负租客。
比如一个男的服务员,会欺负一桌子全是姑娘的顾客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老师看不透这一点,是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反正事不关己。
看客而已。
其他同事看不透这一点,是因为事不关己,没必要掺和。
看客而已。
中介看不透这一点,是因为虽然顾客遭受了损失,但是租房子的人有的是,损失又不需要自己承担。
看客而已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回到最初的问题:他为什么不打别人,只打你?
情况分两种。
第一种是,我确实找事了,然后被打了。
第二种是,他想打人,因为他不爽也好,因为他想逞威风也好,最重要的是:他觉得打得过我。
如果是第二种情况,在我被打之后,我希望得到的是公正的审判、裁决。
但是有人跳出来,关注的核心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而是表态如下几种:

1.他为什么想打人?一定是之前受了委屈。哎呀好可怜啊,委屈到要打人,一定是大委屈。我们一定要关爱他……
这就是最常见的圣母婊,脑补能力极强。
但是就是这种圣母婊,有人说“你不讲道理”,受到这一点点委屈后,圣母婊立马暴跳如雷,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。
圣母婊就不会再去关注喷自己的人是不是受了委屈,是不是要关爱对方了。
因为,圣母婊对其他被害人的施暴者都是圣母,对于自己的施暴者,那就是喷子了,是恨不得当对方的生母,日穿对方族谱上下十八代。

2.打你是因为你的问题。不然为什么就打你不打别人?事情一定有因果联系对不对。
这就是最常见的傻逼婊。
无论打的人是谁,都是一个特殊个体。总会有人承受这种灾难,无论这个人是谁,他们都可以问一句“为什么就是你不是别人?”
废话,饭要一口一口吃,人要一个一个打。
之所以不是别人,是因为施暴者还没来得及动手。
但是事情确实都有因果关系,这倒不假。
比如为什么傻逼婊会有这么个逻辑呢?因为他是傻逼啊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某些看客永远不能代表正义。
因为他们看不到事理。
他们看的,是热闹。
而看热闹的时候,为了再热闹一点,这些人进化了。他们喜欢占领一个道德制高点,对于整件事发表blablabla的指导性意见。
因为,他们要处于漩涡之中,获得别人的关注,表达一个观点:这肯定是受害人哪里为人处世不好,而我比被害人强。最好的证据就是:为什么我没挨打而是被害人挨打了?

因为被害人不如我啊!

“我多会为人处世啊,我比你强啊!”

老师问,为什么他打你不打我?
“废话,你是老师啊!”
“对啊,所以他不敢打我,啦啦啦。哦对了,你还敢说我废话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他为什么不打别人,只打你?这句话你今天还在说么?


(1)关于金庸。来自一位没有署名的姑娘。“思春”的论述令人耳目一新,绝赞。

金庸确实是很明显的男权中心视角啊,这一点不光体现在他的男主有众多女配围绕上,而是在他处理女性角色跟男性的互动等方面。
男人作主角,肯定以男人的经历为主线,这是没问题的。但是他的女性角色(女配比较明显),总是莫名其妙地符合男人的意淫和希望。这就很不文学了,文学是必须尊重人物的。尊重不是说要抬着女人,而是描写要符合人性,不能脱离客观太多。

例如杨过,很多女人试图跟他谈恋爱是正常的。“一见杨过误终身<认识杨过后就一辈子都不和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>”就算了,那些女配不像跟他发生了多深刻的情感。哪怕在我国封建时代,女人都没这么自发自愿的忠贞起来。下层妇女会改嫁,肯定不会“误终身”。上层妇女倒是恪守礼教,有可能跟你结婚就不二嫁,但是你又没娶人家。人家恪守礼教是因为她们认为这是一种能给自己带来尊严(是不是另说)的制度,不是因为爱你。

一个女人出于对男子的爱,将他视为生命的核心,这没什么丢人的。就好像一个男主出于对女性的爱,将她视为生命的核心一样,否则贾宝玉不会成为经典人物。前提是,这两人之间发生了爱情,有心灵的碰撞和倾情。
金庸的特点是很多女人跟男人基本没发生这一步感情交流,但是她们就死去活来了。这种事会不会发生?也可能,但是不会像他小说里那样,那么整齐划一,并被歌颂为爱情。

女人没跟男性发生爱情关系,却要死要活,是一种女性思春的体现,不叫爱情。思春也是能死人的,且不丢脸。思春而死的事情多发生在不自由的、不能跟男人接触的女人身上。金庸笔下的一些女性角色例如赵敏,不该发生这种程度的思春。
思春的对象也是能变化的,这种肤浅的情感不太可能主宰人的一生,甚至做出重大抉择。例如,身边出现追男星而辍学、卖血、自杀的少女,你一定认为她有病而不是感人。

金庸也有比较成功的爱情描写,例如黄蓉与郭靖的爱情。黄蓉珍视郭靖的理想,甚至作为自己人生的追求,是可以理解的。到了赵敏那里,读者就不怎么明白赵敏为何爱张无忌,他们之间的爱情不怎么说服人。杨过那里,一大波女配更加莫名其妙。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瑾姑娘萌的就是细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林星是只垃圾鸟萌的就是细节 转载了此文字